援摩家属

接到奉贤四团五四村来的电话,让我帮忙拍农村妇女干部的旗袍照片。下班后匆忙赶到村里问拍摄地址,答曰:菜地!第一次见到旗袍、菜地、农用车的组合......她们反复凹着僵硬的身躯,我的一声随意即可,倒也回复自然.....

摩洛哥人的理发店和80年代的中国理发店形式一样,白色粗大底座黑色皮面理发椅,连服务内容和流程都与中国传统理发店一样,先修面后理发。小师傅的手艺用扬州话来说真是“呱呱叫”,刀贴脸面快而不破,贴而不紧,刮完后顺如丝滑......倒是老师傅在门口休闲的抽烟喝咖啡,貌似徒弟已经出师了......我看他快抽完了,迅速的递上另一支香烟,他竖起大拇指,高兴请我也尝试一下他的手艺.....

在兰州市白塔山下的黄河上,至今还保留着原始古老的渡河神器—羊皮筏子。船工那黑里透红的糙脸加上那浓烈的西部口音,总会让人联想到雄浑的原始场面.....
唐代以前的渡河工具是缝革为囊的“革囊”,充入空气后泅渡用。宋代以后则用牛和羊的完整皮张,不再有多余拼缝接口,故改名“浑脱”。随着载重量的加大,将“浑脱连接在一块,犹如三国“连环计”的方式,上面加上木排,即变成“皮筏”.....
黄河的“咆哮”总是让人“胆裂魂飞”,以前没有水文资料和GPS的时代,行程十分凶险,整个羊皮筏子都是由谙熟水性的“峡把式”掌桨领航”,其他的筏工和乘客必须无条件服从“峡把式”的指令,而每次出发前“峡把式”总是亲自检查“浑脱”的气压,必要时自己吹气补充现在在白塔山下的筏子或许少了些“惊心动魄”。因为这里水流不急,“峡把式”悠哉的划着小桨顺流而下,他告诉大家以前做这行绝对是刀尖上讨“生活”,水文环境的恶劣让他们有很多“忌讳”,如“破”、“沉”、“断”等词语是绝对不能讲的,出行前有时还需挂红、放鞭炮、祭奠河神等..“下水人乘筏,上水筏乘人”,科技发达的今天,我们见到的是“雅马哈”带着筏子返回上游的码头。过去的几百年间羊皮筏子已完成了人们生活、劳动、交通的历史使命,现在已只是游客娱乐消遣的方式,黄河上“身负绝技”的“峡把式”逐渐在“消亡”.........

在被《国家地理》评为一生中必须去的51个最美丽的地方之一的阿尔玛菲海岸线上自驾狂奔犹如置身于好莱坞巨片中常有的绝美画面中一般,一边是峭壁,而另一边是悬崖,在每个弯道后都是突如其来的“心旷神怡”。海边的天气一直让人难以捉摸,前面还碧空如洗、骄阳似火,突然狂风怒吼,电闪雷鸣。而太阳躲在乌云后替它镶上了一道金边。更突显了乌云的主角地位。 转角处的观景台上有一个流动水果摊,虽然只是临时的一个摆放点,但摆设的位置科学,车子的后箱盖翘起加上太阳伞的遮挡,倒也不会让摊主和客户淋着雨,最大限度的保证了购物环境,很贴心实用.....禁不住番茄那诱人的颜色,拿起几个让老板娘称重后,爆出来的价格可是让人目瞪口呆。索伦托的价格只有它的三分之一,后只有自我安慰了“可能是自家菜园种的,无公害、有机的,快下雨了,人家在这也不容易,可能旅游区吧 ........ ”结了帐后,我开玩笑问老板娘这杆秤的价格,她比划着说卖给我她就没有办法做生意了,我笑道:你可以论个数卖......”

这是一个三面环海,一面靠山的城市。摩洛哥索维拉港会把大西洋的季候风匀赐给每一位旅游爱好者,午后的阳光里,置身于这座城市,走在被工艺品堆满的老街上,忽略那些背包客,仿佛自己闯进了历史之中。这里是联合国世界遗产,也是《权利的游戏》中Astapor无垢者奴隶训练城。
红嘴海鸥是索维拉港独有的候鸟。红色的小嘴扁扁的,尖端呈黑褐色,身体大部分为白色,展翅高飞时,翩翩犹如白衣仙子。远处古老的城堡和近端震翅的海鸥,为这里添加了一丝神奇的童话色彩。

下一页
© 援摩家属 | Powered by LOFTER